七十年间有大别——大别山革命老区发展纪实

2019-11-14 15:58:58  

新华社武汉9月17日电:70年来大别山革命老区发展的现场报道有很大不同

新华社记者徐海波、甘泉和陈诺

一英寸的山和河,一英寸的血,一英寸的热土,一英寸的灵魂。

大别山横跨中国中部腹地数千公里,南北大不相同。在革命战争年代,大别山是一座英雄的山。200多万人参加了革命,近100万人为国家而死。在建设和改革时期,大别山是一座艰苦奋斗的山。它曾经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山谷,现在是绿色发展的先锋。

英雄山:血与泪的革命历史

这是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镇昌盛街(摄于8月2日)。新华社记者成敏拍摄

位于大别山腹地,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镇西门外的洪泛平原上,矗立着一座16米高的纪念碑。

纪念碑正面是徐向倩元帅亲笔题写的碑文

中国工农红军第四集团军的诞生地。

九十二年前,潘仲儒、吴光浩等共产党人领导大别山农民自卫队,首先高举正义的旗帜,吹响黄麻起义的号角,向黄安县进发。成千上万手持长矛和鱼叉的人加入了起义。

从此,以七里坪为中心,覆盖三省21个县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逐步形成,主力红军4.5万人,成为当年仅次于中央苏区的第二大革命根据地。

小七里坪,每个家庭都有烈士,每个家庭都有红军,到处埋着忠诚的尸骨,山脊是一座纪念碑。在为民族解放和独立而牺牲的14万红安烈士中,近8万人来自七里坪。

今天,古老的街道和革命战争时代的废墟正默默地坚守着岁月的变迁。600多米的街道并不宽,道路两旁排列着砖瓦建筑,各种颜色的商店也排列着。

无人驾驶飞行器摄于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镇(摄于8月2日)。新华社记者成敏拍摄

以前的“革命诞生地”现在是“红色旅游街”。随着国庆节的临近,来这里拍照和记录老街红色故事的游客。

像生活在大别山深处的河南省罗山县铁铺镇何家冲村一样,也是一个红色热点。这就是著名的“先锋北”红二十五军开始长征的地方。贾充也成为长征的四大起源之一。

1986年,贾充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0年成为“国家文物保护单位”。特别是自2012年被列为“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以来,在各级政府的帮助和发展下,贾充的道路已经开放,风景变得美丽,名气越来越大,游客也来了。

今天,贾充已经成为一个著名的美丽的乡村。青山环绕荒野,水拥抱村庄。明清时期豫南古民居错落有致。村庄被绿色和繁茂的青山环绕,村庄的前面是清陵河。

在大别山,几乎每个县都有烈士陵园,刻有无数英雄的名字。在湖北麻城,一个名叫“周佳”的农村妇女“为了拯救红军而放弃了自己的儿子”的故事更让人心酸。

湖北省麻城市桂峰山杜鹃海(摄于4月25日)。新华社记者成敏拍摄

1928年5月的一个晚上,后来成为开国将军的王树生被敌人追击到麻城的西张店村,藏在周家。敌人如果抓不到王树生,就要求“西漳店大屠杀”。周树胶站起来说:“王树生藏在我家。”

周树胶让他的大儿子王政道换上王树生的衣服,被敌人捆走了。王树生脱离了危险,但王正大被牺牲了。悲痛的周贾母把另外三个儿子一个接一个地送到红军。

每年四月下旬,离周家木家不远的秋枫山都是“红色”的。十万亩杜鹃花相继开放,层层叠叠,桂峰山变成了红海。

斗争之山:斗争与斗争的故事集会

湖北省习水县大别山以南十月村。

这是一个普通的村庄,但它的名字来源于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带到中国的“十月革命”。

新中国成立之初,村党支部带领村民在十月份建立了农业合作社。从那时起,“十月”在全国各地演唱。

20世纪80年代,十月村党支部带领群众大胆探索,开辟了“工业富村”的新路。

经过近20年的辉煌,民营企业的发展面临挑战。10月,村党支部带领群众加快改造,建设了一批商业市场。2018年,十月村成为该省前100个经济村之一。村集体资产8.9亿元,人均可支配收入2.15万元。每个家庭都住在一栋小楼里,开着一辆车。

"一个小村庄写了一首感人的斗争之歌。"看着十月村的发展,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冈市委书记刘雪荣不禁感慨。

佛子岭水库面对大别山对面的十月村,就像一条长长的过山线。大坝由八个字符组成:

"淮河必须修复."

六十七年前,这是一个热门的建筑工地。为了控制淮河洪水,国家计划在淮河上游修建山谷水库,拦截山洪。

1954年11月,佛子岭水库竣工。大别山深处的建设者在两年零十个月内创造了新中国的奇迹。随后,大别山陆续完成了一批批水利工程。从那以后,大别山在六安,在那里“一年的洪水和三年的干旱”开始“吃米饭”。

1991年,来自大别山深处的7岁女孩苏明娟,一双对“我想读”充满执着渴望的“大眼睛”出现在“希望工程”的海报上。

这双大眼睛成了一扇窗户,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大别山深处的贫困。一群群充满爱心的人从祖国的南部和北部聚集起来,再次“挺进大别山”。

1993年,江苏昆山退休教师周火生从报纸上得知,金寨县建立了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并发放了第一笔学生资助。结果,源源不断的捐款从全国各地涌入大别山。一批批资助学生相继进入大学,并开始工作以养活社会和人民。

金钱来了,技术也来了。1986年,国家科委提出大别山科技发展的建议。十多年来,两万七千多名科技人员进入大别山。刚刚接受癌症手术的任立忠教授,在接受化疗推广板栗高产技术时,走进了大山。万智虎教授在峡谷里翻了车,把她培育的西洋参苗抱在怀里。从那时起,中国东北的西洋参就扎根于大别山。

道路畅通无阻。1993年,成千上万的铁路勘测、设计和施工队跟随刘邓军队的脚步,投入大别山的怀抱。年底,列车驶入大别山腹地的枢纽站——湖北麻城站。今天,大别山被高速列车纵横交错,被封锁的山脉连接着世界。

还有一群大别山人带着梦想走出了这座山。

20世纪80年代初,一位名叫蒋师范大学的大别山农民率先在武汉工作。不到十年,以他为首的大别山建设队在武汉、深圳等地一举成名。他们从家乡红安县占店镇带走了6000多名农民,每年返还近1000万元现金。

据统计,截至2018年底,湖北省黄冈市脱贫人口超过88万。安徽六安有48万人脱贫。河南信阳有75万人脱贫。红安和新安这两个“一般县”都摆脱了贫困,摆脱了贫困。

梦想之山:红与绿的交响曲

蜿蜒在河南、湖北和安徽三省的江淮和大别山之间,群山覆盖着翠绿和数千英里的松树。这是中国北方平原的尽头,它向南延伸。它也是中国美丽腹地深处的一道绿色屏障。

70年前,大别山用她数千英里的绿色来保护红色的火焰。今天,她慷慨地把“绿水青山”送给这里的人们来充实自己。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大别山地区作为革命老区和绿色生态功能区,利用“红色”和“绿色”资源走上了“红色和绿色经济”的道路。

来自安徽省金寨县华士乡前坪村的吴永田在自己的田里放了几个扬声器,播放人声、犬吠和打鼓。小号是老吴对毁坏田地的野猪的“宣战”。

华石乡是集库区、革命老区和高山地区为一体的贫困乡。它位于大别山革命老区的高寒地区。十年前,野猪在这里仍然很罕见。吴永添说:“当时,山有山支撑,森林砍伐猖獗,野猪一年见不到一次。”

现在,随着生态环境的改善,野猪的数量逐渐增加,给老吴增添了“新麻烦”。

距离花石乡60公里的河南省商城县黄柏山常林也见证了大别山日益增长的活力。九十年前,商城起义在鄂豫皖边区掀起了武装斗争和土地革命的高潮。

这座位于大别山深处的国有林场在20世纪90年代末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期”。林场工人的工资是“零星的”,有些人开玩笑说他们“在不久的将来看起来像远处的乞丐和烧炭的人”。然而,如果有困难的话,黄白山林场坚持不从事渔业伐木,而是租赁山林场种树。今天的黄柏林场已成为河南省森林覆盖率最高、连片人工林集中面积最大、现存林木最多的国有林场。

九月,他们沿着省县公路在黄柏山脉和森林的海洋中来回穿梭,公路两旁的农舍彼此毗邻。这里的山是绿色的,水是清澈的,空气是甜美的。

打开大别山全球旅游地图,探险漂流,观鸟摄影,茶园体验...一村一品的旅游特色,每年都吸引游客。

这一切都得益于大别山绿色发展理念的深入贯彻。"山如父,水如母,森林如子",这样青山不会变老,绿水不会流淌。

恢复绿色和保护绿色只是第一步。从“生态优势”到“生态优势”,大别山也孕育了丰富多彩的产业来丰富人民。

在湖北红安的“通县”,甘薯被称为“邵”。革命年代,红安条和井冈山的红米饭南瓜汤是红军战士的“主食”,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红军主力的营养。

在湖北省红安县湖北源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粗加工车间,当地农民分拣储存的红薯(摄于2018年6月27日)。新华社记者肖一九

近年来,红安通过“公司+合作+基地”的模式种植了近5万亩红薯。今天,红安条已经成为村民脱贫致富的“金结”。湖北源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德顺自信地表示:“未来几年,公司将进一步加工红薯,开发高附加值产品,把红安条变成一个大产业。”

像红薯一样,大别山的农副产品曾经在深达长大,现在成了“珍宝”。茶叶、板栗、茯苓、天麻、菊花等“大别山特产”在市场上竞争。源氏农业和华蓥农业等农业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长期以来,大别山地区为了保持其在国家生态系统中的作用,牺牲了一些发展机会。”中共党史专家、大别山干部学院教授蒋任勇说,但坚持“红”和“绿”的背景,将使大别山的发展越来越广阔,这也是新时期大别山精神的生动体现。

湖北省红安县的农民正在给甘薯田除草(无人驾驶飞行器拍摄于2018年6月27日)。新华社记者肖一九

fun88 上海时时乐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北京十一选五 pk10注册送38

随机推荐